1. 华夏养猪网首页
  2. 行情

全国猪价转入上升通道已24个月 拐点或将到来

  专家认为,只要不发生对产能明显影响的突发事件,本轮猪周期可能将进入下降通道,拐点或将到来。受疫情影响,未来我国生猪养殖门槛将会

  专家认为,只要不发生对产能明显影响的突发事件,本轮猪周期可能将进入下降通道,拐点或将到来。受疫情影响,未来我国生猪养殖门槛将会提高。在规模化提升的同时,机械化、智能化和产业化养猪带动的工业化生产方式已经起步,未来我国生猪产业将加速进入工业化生产时代,虽然生产主体仍呈多元化,但一体化企业、龙头企业将会加速发展,成为影响市场发展的主力军
 
  农业农村部监测数据显示,6月18日,全国农产品批发市场猪肉平均价格为42.72元/公斤,这比2019年6月18日的21.36元/公斤高了一倍。全国猪价自2018年6月份转入上升通道,至今已经24个月。
 
  价格持续高企,增加了消费者的生活负担。新春伊始,国内猪肉价格曾有所松动,并连续14周下跌,但上周再次回升。国际猪价长期低迷,国内高昂猪价啥时迎来下跌周期?本轮猪周期拐点到来了吗?针对这些问题,记者采访了相关专家。

 
全国猪价转入上升通道已24个月 拐点或将到来
 
  猪市冰火两重天
 
  “目前毛猪收购价34元/公斤,如果自繁自养,每卖一头猪,利润大约有1600元。如果不是自繁自养,每卖一头猪,利润只有300元。主要是仔猪太贵了,一只仔猪要1000多元。”6月19日,湖北省蕲春县刘河镇莲花村养殖户黄鹏程说。黄鹏程是兽医出身,十年前建了一个小养猪场,自繁自养,常年存栏肉猪200头。
 
  尽管猪价持续“高烧”不退,“牛市”持续时间很长,行业里感受却极其不同,用“冰火两重天”来概括可谓恰如其分。
 
  黄鹏程这样的小养殖户就属“冰”。从今年起,黄鹏程已经不养猪了。之前的非洲猪瘟疫情,让他至今心有余悸。“别看现在养猪利润高,风险也很大。如果发病,本来好好的猪,几天时间一个一个都死光了。”黄鹏程说。今年开春,他转行尝试养鸡,目前养了200只,如果效益可以,计划再扩大规模。
 
  全国生猪养殖龙头企业则属“火”。温氏股份年报显示,2019年净利润139.06亿元,同比增长251.38%。新希望六和股份有限公司2019年净利润50.4亿元,同比增长195.78%。牧原集团成功经受了非洲猪瘟的严峻考验,2019年净利润增长1075.37%。
 
  “本轮猪周期叠加了新冠肺炎疫情、环保政策、生猪产品调运政策和生产周期性因素,与前几个周期有极大不同之处。”中国农业科学院北京畜牧兽医研究所副研究员朱增勇说。他告诉记者,2006年以来,我国经历了3个完整的猪周期,分别是2006年6月份至2009年5月份、2009年6月份至2014年4月份、2014年5月份至2018年5月份,时长分别为36个月、59个月和49个月,从波谷到波峰的上涨时间分别为23个月、28个月和26个月。本轮上升周期从2018年6月份至今已24个月。
 
  在朱增勇看来,本轮上升周期区别于前几个周期,首先就是生猪存栏和能繁母猪存栏量深度下降,且所有养殖主体生产均受到了不同程度影响。如果没有非洲猪瘟疫情,预计2018年猪肉价格将持续下行,2019年上半年可能出现周期性低位。然而,非洲猪瘟疫情,打乱了猪周期的正常波动节奏。2018年10月份以来,能繁母猪存栏同比降幅超过了5%的预警线且降幅持续加大。到2019年9月份,全国能繁母猪存栏同比降幅达38.9%,生猪存栏降幅超过41%。

 
全国猪价转入上升通道已24个月 拐点或将到来
 
  产能大幅下降造成猪价持续快速上涨,涨幅远高于上一轮周期,且上涨周期短。从月均价来看,2006年以来猪价高点分别为16.87元/公斤、19.68元/公斤、20.45元/公斤和37.11元/公斤,2020年2月份猪价较2016年6月份高点上涨81.5%。从波谷到超过上一轮价格高点,仅用了14个月时间,前两轮周期分别是25个月和24个月。
 
  拐点可能正在到来
 
  “只要不发生对产能明显影响的突发事件,本轮猪周期可能将进入下降通道,拐点或将到来。”朱增勇说。
 
  猪价拐点的主要影响因素是供给和需求。从供给来看,生猪和能繁母猪存栏量是判断猪价拐点最重要的指标。自2019年10月份开始,全国能繁母猪存栏量连续8个月回升。从生产周期来看,生猪供给量最快10个月出现恢复性增长。生猪存栏和仔猪供给量连续4个月恢复性增长,预示着生猪供给最快5个月后环比明显增加。
 
  从消费来看,今年上半年猪肉消费需求预计降幅在30%至40%,高于猪肉供给降幅。下半年供给恢复速度预计将大于消费恢复速度。因此,综合来看猪价高点或已过,后期将会逐渐回归合理价格水平。预计2021年全国生猪供给将会明显增长,进一步带动猪价加快恢复至合理的价格水平。
 
  “受生物安全水平、资金、技术、管理等因素影响,中小散户补栏扩产速度、时间和规模,较规模企业和大型养殖户慢不少。龙头企业通过‘公司+农户’方式快速扩张,同时饲料、屠宰等养殖产业链上下游企业也加速进入养殖领域。”朱增勇说。
 
  以牧原集团为例,非洲猪瘟疫情发生以来,该公司加速在全国各地布局,预计2020年全年生猪出栏量可提升到2000万头。
 
  朱增勇认为,受疫情影响,未来我国生猪养殖门槛将会提高。在规模化提升的同时,机械化、智能化和产业化养猪带动的工业化生产方式已经起步,未来我国生猪产业将加速进入工业化生产时代,虽然生产主体仍呈多元化,但一体化企业、龙头企业将会加速发展,成为影响市场发展的主力军。

 
全国猪价转入上升通道已24个月 拐点或将到来
 
  政策引导要跟上
 
  “猪周期是市场产物,并不是中国特有的。提高生猪生产稳定性、竞争力,降低每轮猪周期猪价波动幅度,是有关部门应该做的。”朱增勇如是说。
 
  首先,要立足国内猪肉供给,合理利用国内外两种资源。猪肉进口是调控我国猪肉市场供需的有效手段。尤其是当前产能还处于恢复过程中,合理进口猪肉有助于防止猪价过度上涨。有关部门要持续完善国内生猪产业预警体系,为生产者提供更多获得市场信息资源的渠道,及时向社会发布猪肉进口预警信息,合理引导市场进口猪肉,达到既能平抑猪价,又可防止过度进口冲击国内市场的目的。
 
  其次,运用中长期贴息贷款、保险等金融工具,稳定生猪生产。
 
  朱增勇表示,政府部门如果有针对性地发放中长期低息、贴息贷款,可帮助养殖户解决融资难题,保障猪价低迷时产能温和调减。对中小养殖户,可引导其建立养殖合作组织,或者实行“公司+农户”模式,从而形成规模优势,保障生产资料供应,有效建立产销对接,降低经营风险。

部分文章资料来源于互联网,已标明来源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内容仅供读者参考,如有侵犯原作者权益,请及时留言联系我们删除!如需要转载,请注明出处:https://www.pigol.cn/hangqing/2414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