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. 华夏养猪网首页
  2. 技术

非瘟后国内生猪调运方向变化及原因分析

  非瘟洗礼下,养殖相对密集的省份受到的冲击较大,同时因疫情在国内发生时间不统一,国内生猪调运方向有了明显转变,让我们来了解其转变背后的原因。  
  1.非瘟前生猪调运方向——就近调运  
  受国人喜爱热鲜的饮食习惯影响,我国以调运生猪为主,方式为汽运。但生猪是活物,并且体重较大,运输过程中会产生各项费较高,因此在无足够价差的支撑下,非瘟前国内生猪调运采取就近原则。

 
非瘟后国内生猪调运方向变化及原因分析  
  一般来讲,非瘟前东北猪源多数外调至京、津、鲁、华北地区,河北调往京津、西北地区,山东调往苏、浙、皖、湘,河南地理位置相对优越,可调入华东、西北和西南地区。两湖猪源多数调往西南、华东地区,江西调往粤、闽、浙、皖地区,江西调往粤、西南地区。  
  2.非瘟后“北猪南调”  
  非瘟发生后国内养殖大省受到冲击相对较大,2019年生猪总出栏量下降21.57%。从图3可以看到,非瘟前排名前十五的省份2019年生猪出栏降幅在20%-30%,仅东北与重庆降幅较小,约10%-13%。  
  疫情发生后随着供应紧缺、猪价上涨,各省消费皆受到不同程度缩减。一般来讲,高价抑制终端消费,经济越发达的地区受到的抑制作用越小。而猪肉消费能力与经济发展水平、人口密度及美食热爱程度有关,因此一般来讲猪肉消费大省经济相对发达。从图4看出,非瘟后南方消费大省受到的冲击要大于北方地区受到的冲击。  
  除此之外,我国非瘟疫情是由北向南传播,疫情高峰期跨越时间近1年,复产也是由东北开始,逐渐向南推进。非瘟后南北产销不平衡问题逐渐显现,南北方价差拉大,调运方向也由原来的就近调运转变为“北猪南调”。

 
非瘟后国内生猪调运方向变化及原因分析  
  “北猪南调”需要较高的价差来支撑。举个例子,若距离最远的齐齐哈尔生猪调往广东,途中由于不喂水与食物,体重约下降10.00-12.00公斤,加上油费、高速路通行费等各项支出,并折合长途调运产生的死亡数量,价差在5.10-5.40元/公斤以上才有利润。若由东北调往中国中部的湖北地区,体重约下降6.00-8.00公斤,价差需在3.00元/公斤以上。  
  3.未来调运距离或缩短  
  8月份之后陆续到达南方各省出栏增加转折时间点,加之规模场在南方加速扩张,未来南方养殖大省产能将逐渐恢复。南北价差缩小,利润的降低使得未来长途调运现象减少,或逐渐回归到非瘟前的状态:就近原则为主。

部分文章资料来源于互联网,已标明来源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内容仅供读者参考,如有侵犯原作者权益,请及时留言联系我们删除!如需要转载,请注明出处:https://www.pigol.cn/yzjs/1989.html